首頁 網站導覽 加入最愛 購物車 填寫付款單 訂單查詢

每月專欄


發布日期 2022-08-09
標題 李全順 : 2022-8月全球經濟趨勢追蹤與預測 -【日本經濟陷入泥淖、製造與消費齊衰退】
內容        日本政府將2022—2023財年的GDP國內生產總值增長預期從1月的3.2%下調至2%,2023年4月開始的下一財年GDP增長預期為1.1%。整體來看,日本經濟脆弱性與波動性顯著增強,面臨多重壓力,主要體現在以下四個方面。

       一是宏觀經濟走勢不穩。日本能源高度依賴進口,輸入型通膨與外需不穩加大了經濟下行壓力。2022年第一季度,日本實際GDP增長率按年率計算為-0.5%,再次跌入負增長。未來一段時間,日本經濟能否進入穩定復甦軌道仍有很大不確定性。

       二是貿易逆差擴大,國際經常帳收支惡化。能源價格上漲疊加日元大幅貶值,推高了日本進口產品價格。今年上半年,日本進口價格各月同比增長均超過30%,其中4月至6月超過40%。截至今年6月,日本對外貿易連續11個月逆差。上半年逆差累計達7.9兆日元,創有可比資料以來最高值。近年來,日本主要依靠投資收益彌補貿易逆差。由於貿易逆差擴大,5月國際收支經常項目僅略有盈餘,同比減少92.3%。日本經濟今後可能出現經常收支和貿易收支『雙赤字』局面。

       三是日元大幅貶值,聯動股、匯、債三市震盪,超寬鬆貨幣政策負面效應顯現。日元匯率從3月初的1美元兌115日元左右,一度跌至1美元兌139日元,刷新1998年以來最低值。隨著日元快速貶值,日股和日債拋售壓力不斷加大,6月外國投資者拋售日本國債規模達到歷史最高。與此同時,日本央行無限量買入國債以維持收益率曲線控制,堅守超寬鬆貨幣政策。目前日本央行對國債的持有比例已超五成,創歷史新高。日元貶值的迴圈反應,或將帶來金融市場不穩、物價上漲、企業利潤縮水等一系列影響。

       四是物價上漲影響民生。資料顯示,今年4月至6月,日本除生鮮食品外的核心消費價格指數連續3個月漲幅超過2%,為7年來最高水準。在物價持續攀升的同時,居民收入增長卻很緩慢,甚至有所下滑。今年4、5月的實際工資分別同比減少1.7%和1.8%,連續兩個月負增長。這對本就疲弱的居民消費造成衝擊,進而影響經濟復甦。

       面對多重壓力,日本財政金融政策相互掣肘,貨幣政策面臨兩難處境。近年來,日本政府數次出臺大規模經濟刺激計畫,基本靠財政支出托底,這也導致政府債務不斷累積。截至今年3月末,日本普通國債餘額達1004萬億日元,中央和地方政府長期債務餘額達1223萬億日元;2022年度預算中,國債還本付息支出在財政總支出中占比達22.6%。只有在極低利率下,國債利息支出才能維持在相對穩定的水準,同時消費和投資的恢復也需要寬鬆的貨幣環境。因此,儘管多國央行紛紛收緊貨幣政策以抑制通膨,日元貶值也帶來一系列負面影響,但出於抑制財政赤字、避免債務危機、促進經濟復甦等多重政策目的,日本央行仍難以轉向緊縮政策。
   
       日本服務業活動在7月份幾乎完全停滯,原因是通膨上升和經濟不確定性增加對人氣造成了壓力,而企業也表示,解除新冠肺炎大流行限制措施帶來的提振作用已經消退。該行業活動的明顯放緩提供了一個早期預警信號,表明日本經濟可能難以實現令人信服的復甦,對於一個深受全球增長波動影響的國家來說,這是一個令人擔憂的趨勢。經季節調整後,日本經濟聯合銀行日本服務業PMI採購經理人指數終值降至50.3,為3月份以來的最低水準。製造業PMI指數低於6月份54.0的8年多高點,以及51.2的預覽值。
   
       日本7月PMI資料顯示日本經濟復甦仍面臨挑戰,疊加避險情緒提升及日本央行購債等因素影響,日債收益率全線下跌,10年期日債收益率跌至0.166%,為3月以來的最低水準。超長端品種債券利率跌幅更為顯著,收益率曲線進一步趨陡。20年期日債收益率日內下跌超4個基點至0.82%;30年期日債收益率下跌超5個基點至1.18%。短債方面,2年期日債收益率下跌超1個基點至-0.09%;5年期日債收益率下跌近1個基點至-0.031%。
   
       日本7月PMI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從6月的52.7跌至7月的52.1,是去年9月以來最慢的增長速度,也低於52.2的市場預期。資料表明,受大宗商品價格飆升和供應中斷影響,7月產出及新訂單呈現收縮,日本的經濟復甦之路仍面臨挑戰。7月份的新訂單流入為近10個月來首次下降,同時生產水準錄得自2月以來的首次收縮。由於零部件供應延遲持續存在,產出仍面臨下行風險。這也是全球主要央行都在加息而日本央行堅持執行超寬鬆政策的原因之一。

       受原材料費和物流成本上升的影響,日本通膨水準有所提升。資料顯示,機構預計日本至今年底將有10474種食品和飲料預定漲價。從全年來看,水產加工品和冷凍食品等加工食品情況最嚴重,有7794種商品將會加價,平均加幅達16%。機構並預計,推升進口商品價格的日元兌美元貶值勢頭持續,家庭經濟負擔加重將長期化。
   
       日本服務業經濟表明,隨著經濟全面重新開放帶來的提振作用減弱,需求狀況在下半年初已普遍停滯。部分由於通膨和不確定性,較弱的經濟狀況拖累了該行業。服務企業面臨的平均成本負擔仍在上升,為該調查歷史上第二高的水準,僅次於6月份的紀錄。綜合PMI從6月份的53.0降至50.2的5個月低點。製造業產出再次下降,新訂單總量停滯不前,是資料走弱的原因之一。
   
       日本央行公佈的企業短期經濟觀測調查結果,今年二季度日本大型製造業企業信心指數繼續下滑,下滑幅度較上季擴大。調查顯示,受能源價格進一步上漲、日元大幅貶值加劇企業成本上升等因素影響,二季度日本大型製造業企業信心指數由上季的14點降至9點。全部16個製造業行業中,12個行業大企業信心下降,其中日本核心產業汽車行業大企業信心指數下降4點至負19點。今年一季度,日本大型製造業企業信心指數下降3點至14點,為2020年二季度之後首次下滑。非製造業方面,得益於餐飲及住宿等服務業環境改善,二季度大型非製造業企業信心指數上升4點至13點。
   
       日元大幅貶值令日本經常收支持續惡化。日本財務省資料顯示,由於進口價格不斷攀升,日本貿易收支惡化,經常項目順差自去年8月起持續減少,去年12月已轉為逆差。今年1月逆差額擴大至1.19兆日元,今年日本經常項目恐或出現42年來首次逆差。成本上升型通膨擠壓普通人的可支配收入,不僅不能刺激消費,反而抑制需求,不利於日本經濟復甦。
   
       日元貶值明顯推高了房屋建材價格,鋼材、木材、水泥等原材料價格已出現大幅上漲,進而助漲房地產價格。目前,日本的房價已出現上漲趨勢。日本居民購買食品、汽油、電費、燃氣的價格也在升高。日本政府於4月26日推出一項經濟救助計畫,該計畫財政開支部分總計6.2兆日元,包含民間資金在內的總規模達13.2兆日元,主要目標是抑制油價、保障食品供應穩定、支援中小企業以及幫助困難家庭。
   
       日本貿易逆差達4123億日元,為連續9個月出現逆差。並且,日本企業物價指數已連續14個月同比上漲,今年3月企業物價指數同比升幅達9.5%。2022年第一季度,日本大型製造業企業信心指數下滑,同時全部行業的企業對於未來短期業績預期全面呈現惡化趨勢。日本將在多大程度上繼續放任日元走貶仍是未知數。目前,日本經濟仍處於通貨緊縮的狀態之下,在此背景下,如何兼顧為提振經濟而繼續實施貨幣寬鬆政策和阻止日元持續貶值,日本政府深陷兩難境地之中。
 

 
圖片 圖片




上一則   |   回上頁   |   下一則

關閉 [X] 訂閱RFP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