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網站導覽 加入最愛 購物車 填寫付款單 訂單查詢

每月專欄


發布日期 2021-09-08
標題 李全順 : 2021-9月全球經濟趨勢追蹤與預測 -【菅義偉將卸任首相、日政經將何去何從】
內容        日本首相兼自民黨總裁菅義偉在黨內會議上宣佈,將不會參加自民黨總裁選舉。這表示菅義偉將失去帶領自民黨參加眾議院選舉的機會,也等於放棄了首相連任。9月3日晚,日本行政改革擔當大臣河野太郎、日本自民黨代理幹事長野田聖子宣佈有意加入自民黨總裁角逐。同時,日本前防衛大臣、自民黨前幹事長石破茂也在當晚表示會在合適的時候給出結論。而日本前總務大臣高市早苗也早已表示對總裁選舉躍躍欲試。
       
       菅義偉政績乏善可陳,自民黨黨內眾叛親離或是菅義偉請辭的主要原因。河野太郎和石破茂贏面較大,岸田文雄難以不戰而勝。支持率低下,黨內反抗蔓延,菅義偉被逼陷入絕境。菅義偉此前表示,計畫在東京殘奧會閉幕之後,9月上旬提前解散眾議院。希冀於普及疫苗接種以及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取得成效,幫助其在眾議院選舉中獲勝,並以此作為籌碼,在自民黨總裁選舉中,再度以免投票的方式獲勝。不過,報導稱,菅義偉試圖挽回頹勢的奇招,在自民黨內部引起強烈不滿,使其陷入眾叛親離的艱難處境。
   
       雖然對於菅義偉的請辭感到突然,卻也並非無跡可尋。在自民黨內菅義偉屬於無派閥人士,來自其他派閥及黨員的支持就顯得尤為重要。自民黨內主要派閥此前接連表明支持菅義偉連任,其中包括安倍晉三擁有較大影響力的細田派的96人以及自民党幹事長二階俊博帶領的二階派的47人。實際上這些派閥內部黨員的意見不太一致,也可能給其他候選人投出『造反票』。
   
       日本國內面臨巨大壓力,缺乏各派閥支持,黨內人心渙散或許是菅義偉放棄參選的主要原因。自去年9月上臺以來,菅義偉任期內的表現可謂乏善可陳。除勉強舉辦東京奧運會以外,在疫情防控和經濟復甦方面均未取得明顯成效。而且,菅義偉在外交上缺乏掌控力,沒有獨特的風格,被外務官僚和黨內保守風潮牽著走。這些都導致了菅義偉內閣支持率持續走低。
   
       在《日本經濟新聞》8月27日至29日進行輿論調查中,針對下一任最適合自民党總裁人選的回答中,河野太郎以16%排名首位,石破茂以小數點後的微弱差距排名第二,岸田文雄排名第三,菅義偉僅位列第四。能否在自民党總裁選舉中獲勝,主要取決於黨內各派閥的支持力度,還有公眾支持度。岸田文雄比較中庸,在這兩方面均不占優。河野太郎與石破茂二人都有獨特的理念和模式,民間支援率也都不錯。但目前看來,河野太郎在黨內佔據主流地位,石破茂略顯邊緣。此外,日本政壇依然是由男性佔據主導地位,這對野田聖子、高市早苗來說不甚樂觀。
   
       菅義偉突然放棄參選,是否意味著自民黨各派閥之間已就新任總裁人選達成某種共識?有日本政客稱菅義偉自己孤獨的做了這個痛苦的決定,而且從目前日本政界反應來看,或許黨內並沒有這麼快就新任人選達成共識。但可以肯定的是,接下來的競爭將非常激烈。自民党總裁選舉9月17日啟動,9月29日投票。總裁候選人將共同爭奪包括383張國會議員票和383張地方票在內的766張選票。此次總裁選舉變數很大,因為目前已知的參選人誰都沒有50%以上的勝算。眾議院大選將於10月舉行,如此低的支持率不利於自民黨爭取更多議席,甚至能否保住當前議席都十分困難。在此背景下,只有換總裁、換首相,才有可能重新贏得選民的支持,或許可以借此使得自民黨在眾議院選舉中扳回一城。
   
       2020年8月,前首相安倍晉三辭職,隨後由安倍欽點的接班人、時任內閣官房長官的菅義偉以壓倒性優勢當選黨魁,接棒成為日本的新一任首相。上任之初,菅義偉得到約70%的支持率。頗得民心的他,一時間風光無限。但後來,隨著日本的新冠疫情一再惡化,菅義偉的支持率持續下跌。8月28日,日本每日新聞與社會調查研究中心公佈最新民調,菅義偉內閣支持率跌到26%,比上次7月17日民調結果30%還低4個百分點,創出其2020年9月上任以來新低紀錄。
   
       因為疫情的原因,日本經濟復甦艱難。即使東京奧運成功舉辦,也未能挽回持續下滑的民調,致使菅義偉7月份的預期完全落空。他也因此遭到自民黨內多數派系的反對,不得不退選。“菅義偉退選”的消息一出,日本日經指數午盤開盤隨即大幅跳漲200多點。日經指數的上漲表現出日本民眾和日本經濟界普遍希望更換首相的想法,也是他們對後續生活能有起色的一種期盼。自民黨在大選中失敗的可能性已經下降,因為除菅義偉之外的任何人都能重聚人氣。伴著民眾的呼聲走來,如今卻只能黯然走下舞臺,菅義偉顯得異常落寞。
   
       現年73歲的菅義偉出身於日本東北部秋田縣的一個鄉村。在接替安倍晉三走馬上任首相之初,菅義偉就決意推動改革,聲稱要引領日本經濟走向復甦。然而,在疫情肆虐下,菅義偉已無暇施展他的政治才能。菅義偉要引領日本經濟走向復甦的目標完全沒有實現,期間不僅有新冠疫情的影響和衝擊,也有他執政能力的問題。受日益低迷的民調拖累,菅義偉只得倉促地給出了『處理疫情』的說法來解釋退選。
   
       這次自民黨選舉與去年不同的是,自民黨的基層成員將與該党的國會議員一起投票,這使得黨魁競選的結果更難預測。一邊自民黨總裁候選人摩拳擦掌競逐,另一邊,在野黨也一直蠢蠢欲動。當地時間6月15日,日本立憲民主黨、共產黨、國民民主黨、社民黨等4個在野黨向眾議院提交了對菅義偉內閣的不信任決議案,質疑菅義偉的執政能力,稱其『沒能保住民眾的生命,也沒能保住民眾的生計』。儘管信任決議案很快就被否決,在野黨此舉也被外界認為是有意在民眾提升存在感,從而吸收更多的選票。
   
       日本經濟的中期展望較為謹慎,這與日元逐漸走軟的預測大體一致。儘管如此,10年期日本政府債券收益率近期小幅走高,如果日本央行能容忍0-20個基點的波動區間,可能會讓這一區間繼續擴大,這可能對日元有利。另一方面,市場表明日本央行可能會強調進一步降息的可能性。當然,這兩種選擇都是可能的,且日本方面還有其他選項。總之,考慮到日本中期經濟前景相對溫和,以及央行政策戰略評估可能產生的一系列結果,日元會隨著時間的推移小幅走軟。
   
       日本2021年度實際GDP預期平均值為+3.4%,預計將在經歷低谷的2020年度實際GDP預期值-5.4%之後,有望緩步復甦。2020年第四季度的數值為90.0,高於50的榮枯分界線。之後到2022年第三季度,基本在70至80多之間波動,大幅高於50,該指數在2021年第一季度和奧運及殘奧會閉幕後的2021年第四季度處於暫時性的低位,兩個時間段的數值均為72.9。參與預測的經濟學家一致認為,儘管存在一些波折,但景氣形勢估計會在2021年5月觸底後維持緩慢復甦。
   
       日本央行認為銀行向受衝擊企業發放的貸款不斷增加,部分可能出現問題,推高銀行的信貸成本,必須警惕長期低利率環境的弊端正在累積,可能會影響日本金融體系的穩定,如果企業積累存款而不是利用利潤來提高工資和資本支出,貨幣寬鬆的效果就會減弱。日本央行將堅定持續寬鬆貨幣政策,承諾將繼續積極購買ETF、日本地產REITs、日本國債、美元基金操作等,為市場提供無限充足的日圓及外匯基金準備,有助維持市場信心。日本10年期國債收益率自去年12月以來首次跌至零,與美國同類公債近期的跌勢一致。7月28日,美國國債收益率下跌了1.5個基點,延續了2月份0.175%的跌幅。7月27日交易時段,10年期基準債券自6月1日以來首次無交易,這可能表明日本央行對收益率曲線的控制持續抑制市場活動。

       日本國債走勢與美國國債走勢一致,國債收益率下降,儘管近期通膨上揚,市場預期FED將保持政策寬鬆。日本央行債券購買操作的結果幫助將10年期國債收益率推至零。儘管國債收益率接近今年以來的最低水準,但由於避險需求升溫以及日本央行資產購買的支持。


圖片 圖片




上一則   |   回上頁   |   下一則

關閉 [X] 訂閱RFP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