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網站導覽 加入最愛 購物車 填寫付款單 訂單查詢

每月專欄


發布日期 2022-05-10
標題 李全順 : 2022-5月全球經濟趨勢追蹤與預測 -【FED升息令日本經濟進一步承壓】
內容        5月5日FED升息消息正式定錘,一舉上調基準利率2碼50個基點。此間分析人士認為,FED升息令日元與美元的息差進一步加大,在俄烏衝突危機疊加日元大幅貶值背景下,FED升息令日本經濟進一步承壓。今年以來,隨著美國貨幣政策加速轉向緊縮,日元匯價顯著走軟。FED 3月開啟升息週期、3月16日宣佈上調基準利率25個基點後,日元貶值進一步加速。

       日本經濟新聞社針對世界主要貨幣編制的“日經貨幣指數”顯示,今年第一季度日元匯率以5.7%的跌幅排名第二,僅次於俄羅斯盧布。特別是3月以來,日元對美元匯率已下跌近15%。3月1日尚在1美元兌換114日元區間,4月28日匯率一度跌入1美元兌換131日元區間。FED提速升息是日元大幅走軟的最大原因。隨著日元與美元息差趨於加大,日本家庭重新配置金融資產、從日元出逃的勢頭已引起市場關注,真正可怕的是日本家庭突然採取拋售日元的行動。今年夏秋日元有可能進一步走軟至1美元兌換140至145日元區間。
俄烏衝突爆發以來,能源等國際商品價格加速上漲,日元大幅貶值對日本經濟的影響被進一步放大。日元大幅貶值令進口依賴度高的企業承受更大壓力。日本央行資料顯示,日本企業物價已連續13個月同比上漲。由於企業對提價普遍持謹慎態度,即使成本大幅上升也無法完全轉嫁,企業經營面臨巨大壓力。有媒體調查顯示,76%的公司難以應對日元對美元匯率跌破125比1的情況,94%的企業無法承受130比1的匯率。如果日元對美元匯率今後一直維持1美元兌換130日元的水準,今年日本家庭將因物價上漲增加約6兆日元負擔。

       此外,日元大幅貶值令日本經常收支持續惡化。日本財務省資料顯示,由於進口價格不斷攀升,日本貿易收支惡化,經常項目順差自去年8月起持續減少,去年12月已轉為逆差。今年1月逆差額擴大至1.19兆日元,今年日本經常項目恐或出現42年來首次逆差。
日本央行預計,企業物價上漲趨勢仍將繼續,4月份以後日本通膨水準或達2%。央行行長黑田東彥指出,這並非央行所期待的需求擴張型通膨。在收入沒有增長的情況下,成本上升型通膨擠壓普通人的可支配收入,不僅不能刺激消費,反而抑制需求,不利於經濟復甦。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上月將今年日本經濟增長預期調降0.9個百分點至2.4%。瑞穗研究與技術公司預測,今年第一季度日本經濟將出現年率2.6%的負增長。基於內需疲軟、復甦乏力的現實,日本央行很難有別的選擇。在這樣的情況下FED提速升息,日元與美元息差進一步加大,日本經濟復甦將承受更大壓力。
   
       隨著歐美主要經濟體貨幣政策轉向,今年以來日元顯著走軟。一季度,日元匯率以5.7%的跌幅排名全球主要貨幣第二,僅次於俄羅斯盧布。據日本經濟新聞社估算,今年日本經常項目或出現42年來首次逆差,如果日元持續走軟,原油價格漲至每桶130美元,預計2022財年日本經常項目逆差將達16兆日元。
   
       日元大幅貶值的主要原因之一是日本央行與歐美主要央行之間貨幣政策的背離。進入2022年,FED、歐洲央行和英國央行紛紛實施緊縮政策,美國和英國等均已步入加息軌道,而日本央行迫於國內經濟復甦乏力仍在堅持超寬鬆的貨幣政策。另外,日元貶值還存在經濟高度依賴進口的結構性原因。
   
       日元大幅貶值,放大了國際大宗商品價格暴漲對日本經濟的影響。據悉,很多日本企業對提價持謹慎態度,尚未將原材料價格上漲的成本負擔全部轉移至銷售環節,經營面臨巨大壓力。饒是如此,日本消費者也不得不承受越來越大的漲價潮,與石油、糧食等相關的商品價格漲幅明顯。日本央行預計,企業物價上漲趨勢還將繼續。
   
       日元貶值明顯推高了建材價格,鋼材、木材、水泥等原材料價格已出現大幅上漲,進而助漲房地產價格。目前,日本的房價已出現上漲趨勢。日本居民購買食品、汽油、電費、燃氣的價格也在升高。鑒此,日本政府於4月26日推出一項經濟救助計畫。該計畫財政開支部分總計6.2兆日元,包含民間資金在內的總規模達13.2兆日元,主要目標是抑制油價、保障食品供應穩定、支援中小企業以及幫助困難家庭。
   
       由於能源資源價格加速上漲,物價端受到的影響正在加大。同時,去年手機通信費下調對物價的影響4月起將逐漸淡出,日本央行預計今後日本物價漲幅將逐步擴大。日本央行已將2022財年核心消費價格指數漲幅預期由此前的1.1%大幅上調至1.9%。日元快速大幅貶值,日本央行仍堅持超寬鬆貨幣政策。4月28日,日本央行宣佈,維持當前超寬鬆貨幣政策,下調2022財年經濟增長預期並上調通膨預期。
   
       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表示日元貶值整體上對日本經濟有利,但日元匯率的快速波動將會擾亂企業計畫,增加了不確定性,對日本經濟的負面影響需要密切關注。堅持日元貶值是黑田東彥出任日本央行行長9年來的核心理論,他主張只有壓低日元匯率,才能提高薪資和物價水準,帶動日本經濟復甦。日本經濟最大的問題一直是通縮,而不是通膨。日本經濟復甦的態勢去年就深受供應鏈緊張和輸入型通膨困擾。黑田東彥認為成本推動型通膨不同於央行所期待的需求擴張型通膨,不僅不能刺激消費,反而會令消費需求受到抑制,不利於經濟復甦。
   
       另外,如果日本央行通過加息來阻止日元貶值,背負著巨額債務的日本財政將很危險。為應對新冠肺炎疫情,近兩年日本政府大量舉債補貼企業和民眾,一旦加息,政府的國債利息也會同時升高,造成政府的財政困境。不過,關於日元貶值不利經濟復甦的聲音在日漸高漲。目前日元貶值的程度似乎貶過頭。日元貶值速度較快,鑒於當前的經濟環境,日元走弱具有強勁的負面影響。
   
       日元貶值有利於增加出口,日本的進口額確實也在不斷攀升,但是靠擴大出口減少項目逆差的效果明顯降低。3月份,日本貿易逆差達4123億日元,為連續8個月出現逆差。並且,日本企業物價指數已連續13個月同比上漲,今年3月企業物價指數同比升幅達9.5%。2022年第一季度,日本大型製造業企業信心指數下滑,同時全部行業的企業對於未來短期業績預期全面呈現惡化趨勢。日本將在多大程度上繼續放任日元走貶仍是未知數。目前,日本經濟仍處於通貨緊縮的狀態之下,在此背景下,如何兼顧為提振經濟而繼續實施貨幣寬鬆政策和阻止日元持續貶值,日本政府深陷兩難境地之中。
   
       日本政府也在採取各種措施力促經濟復甦。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要儘快通過必要的財政支出來復甦經濟,具體措施包括用約3年時間打造環繞日本的海底電纜,以及將大規模資料中心、光纖和5G相結合,在全國範圍內提供高速大容量數位服務等。日本政府決定從今年3月1日起重新開放商務留學等人員入境,每日的入境人數上限上調至5000人。並且,隨著航空業的復甦,日本兩大航空巨頭在新冠疫情暴發後首次恢復招聘。
   
       作為發達經濟體中最晚從疫情中復甦的國家,日本迭創紀錄的新冠感染病例以及抗疫限制措施對企業的影響加大了今年一季度經濟再次出現萎縮的可能性。在過去的10個季度中,日本經濟有一半的時間都陷入萎縮。
   
       而俄烏衝突危機驟然升級更令日本經濟平添憂慮。俄羅斯是重要的能源出口國,俄烏衝突升級可能影響俄油氣出口,加劇能源供應緊張。雖然日本從俄羅斯進口天然氣並不多,但國際能源市場價格大漲,日本或將面臨液化天然氣儲備不足的問題。經濟復甦進程難承飆升的巨大成本。


 
圖片 圖片




上一則   |   回上頁   |   下一則

關閉 [X] 訂閱RFP報